在清华梦遇闻一多
时间:2018-04-02 13:09

他从史册里来的

我是从成都来的

隔着季节

他着长袍我穿短袖

但眼镜胡须发型

却高度一致

 

真理的刻度

慢长得没有边际

选择的代名词

叫永不停歇

就那首《七子之歌》

他一声高腔

唱了百年

 

执着穷究

何妨一下楼呢

但关键的时候却是

不再上楼了

最后的激情演讲

像极了嗒嗒嗒连射的

机枪子弹

 

“诗人的主要天赋是爱

爱他的祖国

爱他的人民

《红烛》照出的这张心电图

被一面石墙高高举起后

我站成闻亭的钟声

一字一句默诵   

 (第85期处级班  四川省地矿局  金光


(责任编辑:学员工作处)
    栏目导航